Joy

莲梦美咲·飞鱼奇迹:

<细菌污染>

骸音: @风色夭夭

摄影:原po(DML48_莲梦美咲_飞鱼创造奇迹

后期: @风色夭夭

后勤:@DML48官博_我们真不是邪教

2014年3月16号的片子了,好久没更lofter,随手把她扔上来。

当时刚入机器还不到四个月,拍的并不好吧其实。

不过夭夭修的超级好看,一直很喜欢这张片子。

几次接单都没舍得拿出去,一直都在接单中反复出现,大家是不是都看烦了?

不过真的是好喜欢这张,所以,让她在lofter上再出现一次吧。

也顺便纪念一下朝内81号,和那次一起前去的DML48探险队(笑)。

水色夏祭(真遥)——28(完结)

冰之境界:

28


“真琴……”


一双水蓝色的眼睛笔直锁定真琴,遥虽然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,实则内心早就乱了阵脚。胸口强烈的鼓动自己听的一清二楚,心脏在颤抖,垂在身体两侧,冰凉的手指尖也在颤抖。


宿舍里弥漫着一种难以形容的紧张,仿佛正在拷问犯人一般,连悬在窗口的月亮,都忍不住躲进了云层里。


“你……在和那个摄影部的女生交往么?”


“欸?!”


眼睛瞪的老大,听到遥的问题,真琴整个人像挨雷劈了似的,目瞪口呆。


“什么啊,你那个反应,到底是不是?”


遥禁不住吼了出来,心里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
看来……真的是那样了……真琴……在和那个麻美子交往……


胸口宛如压了一块大石头,压的他胸闷气短,先前的紧张下意识在烦躁的催化下,变成了一种愤怒——遭到背叛的愤怒!


他不要真琴和其他女生交往!


他不要真琴属于其他人!


“如果你在和麻美子交往的话……”


“不、不是啦,当然不是!”


慢半拍反应过来的真琴,急急忙忙摇头否定。万万没想到遥会把他和麻美子联系到一起,更没想到遥会如此单刀直入地问他这样敏感的问题。他真的很惊讶,也很诧异,所以在最初听到遥那样问时才没有及时作答。


“为什么遥会这么想啊,我和麻美子只是同学……”


嘴角上翘,一抹淡淡的苦笑既诠释出他和麻美子毫无关系,又溢满了对遥的无奈。


原以为遥会问他什么严肃的问题,结果却只是乌龙一场。


“我最近是经常和麻美子在一起,但那只是为了拍摄,你知道我的,答应别人的事基本上都会做到,不然心里会不安啦……”


“可是……你看起来和她很熟的样子……”


“嘛……熟倒是很熟,应该说麻美子和系里的所有人都很熟……她那个暴力的性格,系里大部分男生都被她打过……”


真琴一边解释一边挠挠脸颊,碧眼里映着的遥,表情略委屈。


他最近的确太冷落遥了,即便把所剩无几的课余时间像挤海绵一样挤出来,陪着遥的机会依然少之又少,不过他还是意外于遥竟然会误会他和麻美子之间的关系,记得以前遥是从来不会过问他是否和女孩子交往的。


说实话,他其实有点高兴。


虽说被遥这么“审问”多少有点不适应,但这也证明了遥很在意他,在意他和其他女生的关系。


刚得出这样的结论,真琴又轻轻摇头。


或许,他不该这么自恋吧……他又不是凛,根本没那个资格。


“这么说的话……你和麻美子真的没有在交往?”


“真的没有!”


见遥还是半信半疑的样子,真琴斩钉截铁地回答道,顺便又补充了一句:“而且,麻美子有男朋友的,虽然不在这所大学里,不过两人好像都快要结婚了。”


“欸——?”


惊叫出声,下一秒,遥的双颊染上了羞涩的红晕。


他居然搞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!


扭头望向一边,遥脸上浮现出恼怒的表情,而对面的真琴,觉得遥恼怒的对象似乎是遥自己。


“这下子遥肯相信我了吧?我真的没有在和麻美子交往啦!”


“那……”


转回头,遥再一次直视真琴。


“真琴有其他交往对象吗?”


“没有……”


不理解今天遥为什么如此拘泥于“交往”这个话题上,真琴一头雾水地眨眨眼,实话实说。


禁不住松了口气,至今为止捆绑住遥手脚的担忧,消失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
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一种被救赎了的安心,先前硬邦邦的表情一点点变软了。


“真琴你没有交往的对象……”


“嗯。”


“可是你有喜欢的人吧?”


“欸……”


大脑里嗡的一声,仿佛太阳穴被锤子打中,真琴脸色骤变。


这个无法说谎的表情尽收眼底,遥意识到自己其实也很了解真琴,有时不用细细琢磨便能看透真琴的内心。


真琴,在动摇。


“你在说什么啊,遥……”


“我听到了……”


“什么?”


原本想伪装出从容的模样随便岔开话题,可遥接下来的话语却封印了真琴的企图。


“佐藤同学向你告白时的话……我听到了,全部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说了吧,那个时候,你说你有喜欢的人,而且是暗恋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告诉我吧,真琴……你喜欢的那个人,暗恋着的那个人,是谁?”


静若止水的声音,有时听上去比任何怒吼都要来的有魄力。遥的话语,一个字一个字敲进了真琴的心里,逼得他节节败退。


“我……”


不自觉向后退了一小步,紧随其后便是遥向前一小步。


真琴禁不住屏住呼吸,有种错觉,自己似乎要溺死在遥凌厉的目光中了。


“回答我,你喜欢的那个人……到底是谁?”


一步步被遥逼到了床边,真琴依然只是在支支吾吾地打马虎眼。


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遥。


他不想对遥说谎,但更不想对遥说实话。


害怕……


他害怕……被拒绝……


其实早就意识到了,自己只不过是个胆小鬼,因为太在意遥,因为不想伤害遥,但同时,他最不想伤害的也许是自己也说不定。


如果被拒绝的话……


这次,他不敢保证还能继续做遥亲密无间的挚友。


他害怕……连自己唯一的容身之所都失去……


腰部撞到了床板,真琴知道,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

“遥……我……”


嗡——嗡——


突然,剧烈的震动声摇晃整间宿舍。


真琴慌张地掏出手机。


“抱歉遥……”


这通电话来的时机刚刚好,给了真琴逃避遥追问的借口。


“喂?麻美子……”


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,一股热血涌上了遥的大脑。


下一秒,身体率先冲了出去。


啪!


手腕遭到扼住的同时,手机被甩出去,狠狠摔在了地板上。


“哇——”


扑通!


房间在眼前转了半圈,等到真琴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被仰面压在了床上,身体的一半嵌在软绵绵的被褥里,视线前方,是熟悉的天花板,以及本应是熟悉的……遥。


“……遥……?”


双手撑在自己头部两侧,遥的脸距离他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。


真琴的呼吸,瞬间乱了。


映在眼瞳中的遥,低垂着眼睑,一根根乌黑的长睫毛上,仿佛洒满了细碎的亮片。精致的五官,瓷娃娃般白皙的肌肤……遥的一切,都在诱惑着真琴,摧残着真琴的理性。


胸腔里的血液,仿佛被煮沸了,真琴想要伸出手触碰遥,五根手指几次拳起来,又伸展开——


他担心,一旦触碰到遥,他会停不下来。


“真琴……”


这时,他看到遥抬起头,与声音一同倾泻而出的是眼神,痛苦的眼神。


“遥……”


不明白遥为什么用这么痛苦的目光在看他,他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。


双手不由自主地,搂住了遥的肩膀。虽然是遥把他压在身下,可那股强大的气势早就消失不见了,现在的遥,看上去仿佛是个需要人安慰的正在撒娇的孩子一般。


单薄的双唇抿起一丝浅笑,真琴刚想问遥发生了什么,却被遥抢了先。


“真琴……我……”


“嗯?”


“喜……”


“su?”


“喜欢……”


微弱的声音,配上无论如何都不会被看错的口型,当遥说出“喜欢”这两个字时,真琴整个人呆住了。


“遥、遥……你……”


舌头紧张地打着卷,真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。他讨厌自己这样,可是他真的很激动!


遥刚刚对他说了什么?


喜欢……


是喜欢没错……


担心是否是自己产生了幻觉,是否是自己产生了幻听,真琴期期艾艾了半天,脸上的震惊没有减退丝毫,胸腔里也顿时像有人在擂鼓一般。


另一边,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告白了的遥,正在紧张地等待着真琴的回复。


然而……


真琴却只是一脸吃惊的看着他,双唇再怎么动,也没说出他想要听到的话。


真琴这个笨蛋!


暗暗骂了真琴一句,遥用力咬了一下嘴唇,突然大声吼道:“我喜欢你,喜欢你啊!你听到了吗?!”


“啊……嗯……”


被遥突如其来的大声告白吓了一跳,真琴用力点了点下巴。


不是做梦,也不是幻觉……


遥就真真实实地存在于他的眼前,近在咫尺,只要他想,随时都可以将遥拥进自己的怀中,把遥变成只属于他一个人的。


点缀着长睫毛的眼睑向下压了几分,真琴单薄的唇勾起一道自嘲的笑容。


没想到,自己隐藏了那么久,酝酿了那么久,却被遥抢先一步告白。


果然,遥比他要有勇气的多……


见真琴突然不再与自己对视,陷入沉默之中,遥心中顿时凉了半截。


难道说……真琴并不喜欢他?


意识到自己有可能遭到拒绝,遥的脸渐渐扭曲起来。


“我也是……”


“欸?”


正为自己又一次失败的告白而默哀之际,遥听到了,真琴迟到许久的回答。


“遥……我也……喜欢你,一直都……喜欢你……最喜欢你!”


眼睑上扬,将温柔而坦率的目光送了出去,送进了遥的一对蓝眸中。此时的真琴,在笑,有别于刚刚的苦笑,现在这笑容,包容着满满的幸福,满的都快溢出嘴角了。


“真琴……”


遥禁不住面露惊讶之色。


有多少年了呢,没看到真琴如此灿烂的笑脸。在他的印象中,只有高中时期和他比赛自由泳时真琴露出过那种令人炫目的笑容,然而即便是那次,笑容中也隐约流淌着难以形容的苦涩,不过这次,真琴是真的笑了,发自内心很幸福地笑了。


是因为……他说了喜欢这两个字吗?


俯视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真琴,那双碧眼,很亮很亮,如同两颗经过抛光打磨的天然宝石,美得遥心都醉了。


一想起真琴刚刚那句叫人脸红心跳的告白,他全身的血液便再一次止不住地沸腾。


真琴能喜欢上自己真是太好了……


自己也喜欢上真琴并且告白成功真是太好了……


被幸福感包裹着,遥如同躺在软绵绵的云端里,身体渐渐放松下来,最终整个人贴到了真琴的胸口上。


真琴的胸口,好暖。


扑通、扑通、扑通……


耳畔清晰地响起真琴的心跳声,那是,无法说谎的心跳声。


遥不由有种光是听着这样的心跳声就心满意足的感觉,看来他意外的也是知足常乐的类型。


“真琴……你啊…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我的?”


趴在真琴身上,遥轻轻闭上眼,喃喃自语一般向真琴提问。


这边遥虽然趴的很舒服,可真琴却浑身血脉喷张,想翻身掌控主导权却又怕吓坏了遥。伸出手摸着遥顺滑的发丝,他望着天花板,回答:“我大概是……在念幼儿园的时候就喜欢上遥了吧……”


“骗人!”


“呵……也许吧,我也记不清了……只是,回过神来的时候,自己的目光总是追着你不放。你不想做的事我也不想做,你想做的事我希望能陪你一起做……不知不觉,我的世界里,就只有你一个人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轻飘飘的声音,像被风轻易吹起的羽毛,飘进了遥的内心深处。真琴并不是在向他做火热的告白,也没有丝毫抱怨他的意思,那淡淡的甚至伴着几分伤感的口吻,更像是单纯的陈述。


正因为是事实,所以才说的轻描淡写。


遥的心,小小的疼了一下。


“说真的,高中毕业时,如果遥没有抢先一步告诉我你喜欢凛,我也许……在那时就告白了……不对,不是也许,我就是会在那时告白。”


话音刚落,遥的眼睑用力蹙了蹙。


“不过……因为怎么想时机都不太对,而且……我也不是那么有勇气的人……”


时隔近两年,真琴终于敢向遥坦白他的怯懦。


正因为不想失去,才会畏首畏尾、裹足不前。


“现在想想的话,还真是因祸得福了吧……若是当时我就告白,恐怕遥一定不肯接受我。”


不想趁虚而入,不想扰乱遥的判断能力,所以那个时候真琴选择作为朋友守护在遥身边,而事实证明,他的等待是值得的。


遥的告白,究竟是否是老天爷一时心血来潮送给他的礼物,他不知道,他唯一能做的,只是好好珍惜这个恩赐,好好对遥,仅此而已。


他相信,他做得到!


“呐遥……遥是……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?”


说实话,直到现在他依然难以置信,曾经那么喜欢凛的遥,居然会向他告白。不过惊讶归惊讶,他并不怀疑遥对他的这份感情,因为他了解遥,知道遥是不会对他说谎的,既然说了喜欢他,就一定是真心的。


等了片刻没有等来遥的回复,真琴猜想遥搞不好是睡着了。


双唇勾起一道宠溺的弧线,他轻轻搂住遥的腰,静静地闭上双眼。


“希望这不是一场梦……那、晚安了,遥……”


话音停顿了片刻,又继续了下去,道出了他最想说的那句话——


“我爱你。”


甜腻的尾音一点点消散在安静下来的宿舍上空,半晌,趴在真琴身上的遥,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
向来面无表情的那张脸,红透了。


 


遥和真琴的大学生活,自此翻开了新的一页。


两人之间的关系,也走上了新的台阶。


在渚和怜的劝说之下,他们都加入了游泳部,遥一如既往只游Free和接力,毋庸置疑在比赛中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;而真琴的仰泳也一点点找回了从前的感觉,在练习赛中战胜了先前输给的那个对手。


虽然没有公开恋人关系,不过渚似乎看出了端倪,经常自觉地为真琴和遥创造二人独处的机会——并且拉着怜鬼鬼祟祟埋伏在旁边偷看。


至于凛,依然在澳大利亚求学,偶尔回日本会打电话找遥和真琴等人出来小聚。光是看遥和真琴对视时的眼神,对两人的关系就已经心照不宣了。


生活在波澜不惊中前进着,时而有惊喜,时而有挫折,而甜蜜,总是源源不断的。


不知不觉,又一个崭新的夏天来到了真琴和遥的身边。


 


庙会,打扰了夏夜的宁静。


咻——砰!


漆黑的夜空,顿时一片灿烂。


头顶上绽放着姹紫嫣红的烟火,光芒映红了遥的侧脸。


无论是在岩鸢高中,还是在东京的大学,真琴和遥总是不会错过庙会。


只不过从前那些时候他们都是肩并肩,而这次是手牵手。


彼此摩擦着掌心的肌肤,即便是有些清凉的晚风,也带不走两人不断上升的体温。颀长的身姿在夜幕下看上去宛如两个剪影,这两个剪影,靠的很近很近。


“那个啊,遥……”


“嗯?”


“明年……我们还会一起来看烟火吧?”


“是啊,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……”


“呵……总觉得、好开心……遥呢?”


“我当然……也很开心。”


“真是好幸福啊……现在的我……”


发出这样的感慨,真琴情不自禁地扭头,本是全神贯注欣赏烟火的遥,也不约而同地看向真琴。


四目相对,目光缠绵。


“我……喜欢遥。”


话音落下,新的烟火绽开了,砰的一声,在夜空里流淌着的粉红光点仿佛要洒在两个人的身上。


沉默半晌,遥微微一笑,仰起头靠近真琴的同时,踮起了脚尖。




PS:完结啦~撒花ING
最后的结尾算是与题目呼应了,最初写之前就打算以烟火夏夜祭为结尾的,没想到动画的那场烟火庙会竟然那、么、虐!!
不管怎么说,在这篇同人文里真遥是圆满了,他们还只是大学生,未来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呢!(小小地期待一下23333)
最后感谢一直支持这篇文的读者们,谢谢!虽说写文出于脑洞和爱,不过还是有读者的支持作者才有动力啊~^_^(鞠躬ING)

OUTER SCIENCE:

Ellen Jager:骸

Mikasa Ackerman:Fujiyoshi

pxh:猫哥


Ellen Jager:Fujiyoshi

Mikasa Ackerman:骸

Armin Arlart:31

phx:门内 



——————

幼年組拍了兩次,因為攝影不同所以兩次的風格完全不一樣,應該可以很清晰的看出來。

個人最喜歡第二張^q^ 

和小艾倫兩個人氣場全開!總算覺得自己有點“像”了.....

七曜夜:

今天带基友去拍火影60人全员,人太多的原因,大家陆陆续续的来,等到十二点多也没拍几张,可能我也是曾拍的原因,没能带着基友好好拍。基友没一会就回去了,然后发状态说,再也不拍cos了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终归是喜好不同吧。


再见,火影。或许这是最后一次拍火影了。

也或许,这是这个城市给我最后一点好的记忆了吧。

❀少女不十分❀:

很久沒有來LOFTER:)除個草


一上來發現粉絲激增..明明將近7個月沒有更新任何有關COS方面的東西..

不過還是感謝大家的follow,大概會在一個月之後迴歸吧


前天剛剛過了二十歲的生日.很感謝陪伴在我身邊的朋友。異國他鄉的生日還可以過得這麼充實,實在是太好了。

從今天開始到以後,我會珍惜所有的相遇與離別,去更多的地方,認識更多的人,和理想的人約會,有為數不多的好友,希望我的家人都遠離不幸和疾病。


二十歲,一切才剛剛開始。can be everyone who u want to be.

感謝❤️

-晨钟暮鼓-:

【 周翔】《先入为主》part8

上一话请戳→【 周翔】《先入为主》part7


*嗯……你们没看错,我砍掉了一段肉……没办法,另一个男主不在没人p脸(……


 ||本回出场||


周泽楷@安了个扣(管理人

孙翔@狄斯了个旎( @神劲饼乐园 

江波涛@古了个兹 ( @嗜眠消去 

杜明@诶了个去 ( @诶去去 

吴启@维了个诺( @V I N O 

吕泊远@木了个唯 ( @悲与悲悯之歌 

方明华@yu了个kaka(  @Yuka Lostman 


本回PHX @米了个包 @思齐W


特别鸣谢

持之以恒催片的大家……没有你们没有这一话……

原作授权感谢睡睡 @Keno_激雪梅花枪_ ( @一睡不醒 


除队员外staff @一了个子( @一了个子 

圈组织@DeB_妖魔团( @DeB 


“我爱你。”周泽楷轻声说。

孙翔看着他,勾了下嘴角,似乎有几分得意。

“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
隔了这么久我简直不记得怎么p先入为主了……

之前停更是因为我生病,对不起一起在等更的大家_(:3/

这期除了砍了个肉……大家还可以玩大家来找茬游戏,每p都不知道我是从某张片的某个角落抠出来的……

拍片胡闹一时爽,生片时候火葬场【x


||下回预告||


“我结不结婚干你什么事!”

周泽楷不及回答,走廊外面传来人声,孙翔没有再说,甩上门先走了,回去的路上他们也没有再交谈。

直到临睡前,孙翔才看到手机里一条未读短信。

周泽楷说,我会不开心。



给诚心的生日祝福

地界:




回到单位立刻把昨晚的半成品拯救了一下


希望你以后每天都开心


坚定在自己的道路上


另外祝你和kk的170联盟智商情商永远保持在人均水平上


不要被高海拔的空气给拉低下去了눈_눈


另外的甜言蜜语就留到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再说。



nagi摄于11-24


乙女たちのCP14。